《玻璃鞋》 - 玻璃鞋中文版全集 - 禅游电影网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玻璃鞋

《玻璃鞋》 - 玻璃鞋中文版全集

台熙(金芝禾饰)和善宇(金贤珠饰)两姐妹的父亲本事富家子弟,因为不顾他的父亲反对亲事而和妻子一起出走,妻子在产下善宇后撒手人寰。父亲带着在两姐妹贫困度日,在台熙14岁、善宇9岁时父亲查出患了癌症,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后,父亲去求自己的父亲照顾这对姐妹,不料话还没出口就被赶了出来。父亲在回来的路上出了交通意外身亡了,台熙和善宇打算来汉城找爷爷。不料在车站时台熙因为追赶偷了钱包的少年张在赫(韩宰锡饰)而与善宇失散了,随后张在赫在台熙爷爷寻找她时获知她是富商的后人,于是带着台熙找到了金家。随后台熙和在赫都被祖父送到了美国读书,而善宇被当年撞伤她的货车司机收养了,过着清贫的日子。台熙学成归国后,一边打理金家的事业,一边开始派人四出了找寻当年丢失的妹妹善宇……

热播日韩剧

热门推荐

是很漂亮,但是你知道它脆弱得一不小心就会破碎,就像是玫瑰或是任何一种人们喜爱的完美都不会是永恒的,都是容易消逝的好像幸福。那样说个故事吧:曾经有一个男人,他一直到寻找完美的女人来爱可是很难找到。所以,当他已经年过花龄时,还是孤单一人,独自寻找。直到有一天,他找到了那个完美的女人,可是那个完美的女人拒绝了他……因为女人也在找寻一个完美的男人玻璃鞋……或许美丽……但当午夜钟声响起……它便消失……我们只能将那份美好藏在心底……



谁知道韩剧玻璃鞋的结局是什么?

结局是 哲雄死了 在赫走了 嫣红和瑞俊结婚了苔曦和芸曦 在一起 经营济河集团第1集: 苔曦的母亲在生下妹妹芸曦时因难产而过世苔曦和芸曦与父亲相依为命,生活虽然贫困却非常幸福,有一天父亲突然晕倒,医生宣布他罹患了白血病,父亲得知自己随时有可能离开人世,于是去找十多年不曾联络的苔曦的爷爷金必重会长,金必重看到儿子落魄的模样,态度非常冰冷,苔曦的父亲并没有说出自己罹患绝症,他离开金必重会长的公司回家途中发生车祸第2集: 父亲过世之过,房东又将全部家当搬走来抵积欠的房租,苔曦和芸曦面临露宿街头的命运,育幼院得知此消息,打算将两姐妹送往不同的孤儿院寄养,于是两人趁天还没亮,打包好行李前往火车站去寻找不曾见过面的亲爷爷,苔曦的皮夹被扒手扒走,苔曦为了讨回而留下芸曦一个人在街上,芸曦被卡车撞倒失去意识,卡车司机只好假装将芸曦送往医院第3集: 在赫将用全部的积蓄换回的皮夹拿给苔曦,并建议她先去找爷爷,但是苔曦坚持要先找到妹妹,于是向在赫到别开始去寻找妹妹,黄国图将芸曦带到市场并将她遗弃在那里,不料山婶和黄国图的小吃店,在赫为了让苔曦再回来求他帮忙,因此去找流氓仁修串通,在赫带着苔曦来到金必重的公司,却被警卫挡在门口,第4集: 苔曦和在赫一同来到爷爷金必重的家中开始了全新的生活,警方得知芸曦走失当天再市场附近发生车祸,有一个年幼的小女孩被卡车撞倒,于是开始追查同车型的卡车,杨巡警的同事来到盛晞家的小吃店再次见到芸曦,因此通知苔曦来指认, 但是当苔曦等人赶到小吃店已经空无一人,金必重决定让在赫出国留学,在赫欣然接受,苔曦告诉在赫愿意等他回来 第5集: 经过15年的岁月,芸曦的名字已经变成善宇她在伍山婶开的小吃店每天辛勤的工作,但是伍山婶及盛晞从来不给她好脸色看,苔曦仍然没有放弃寻找失散的妹妹芸曦,某一天她接到征信社打来的电话,对方告知已知道妹妹芸曦的下落,苔曦匆忙赶到和对方相约的舞厅,并在电梯里与失散多年的妹妹芸曦相遇,但是苔曦并没有认出妹妹第6集: 哲雄看到善宇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于是就在这一刻哲雄决定要永远在身边保护善宇,在赫结束了15年的国外生活终于再度回到了国内,金必重董事长面临倒闭的济河通信交给在赫接掌,并要求他在三个月内让公司脱离危机,在赫欣然接受了董事长的提案,苔曦见到在赫,并得知在赫将在爷爷的公司任职于是决定接受爷爷的建议,参加公司的新人甄试第7集: 在赫捡回善宇掉在路上的申请书,但是当善宇再次赶回济河集团时天色已黑,善宇从在赫手中拿到申请书后伤心的流下眼泪,哲雄向善宇表达了爱慕之意,但是善宇却丝毫不领情,哲雄还是不灰心,仍然猛烈追求善宇,哲雄买下善宇所说的那套洋装准备送给善宇,却在善宇家小吃店门口遇到奶奶,善宇这才知道隔壁家的好心奶奶正是哲雄的亲奶奶第8集: 善宇被赶出家门,她蹲在市场恰巧遇到隔壁家的奶奶,她向奶奶求救,奶奶将她带回家中,奶奶可怜善宇的处境并留下她,哲雄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不已,征信社通知峻瑞找到疑似芸曦的人,苔曦匆匆感到伍三婶开的小吃店,并询问有关芸曦的下落,黄国图和伍山婶极力否认曾经撞到一个小女孩,苔曦留下联络电话失望的离开小吃店,当晚接到盛晞的电话第9集: 盛晞告知苔曦,自己可能就是她要找的妹妹,苔曦大吃一惊,并要求盛晞提出证据证明自己就是芸曦,盛晞只好匆匆逃进屋内,苔曦的希望再次落空,内心难过不已,她全身湿透来到在赫住处,金必重得知苔曦在在赫住处过夜,大为震怒,并严厉斥责在赫,苔曦出面替在赫解围,并告诉金必重自己喜欢 在赫,希望爷爷同样喜欢他,盛晞来到哲雄家,得知善宇住在哲雄家中第10集: 盛晞约苔曦见面,并将善宇的戒指拿给苔曦,苔曦看到当年送给妹妹的戒指就认定盛晞是失散多年的妹妹芸曦,于是将她带回家中,黄国图和伍山婶收到苔曦送来的礼品以及两千万的支票,这才知道盛晞已经瞒过金必重一家人住进了善宇的爷爷家,哲雄的爸爸朴贵中为善宇找到工作,善宇在新开幕的通讯连锁店任职,连锁店开幕期间流氓前来闹场,善宇和流氓打斗中再次遇在赫第11集: 在赫和仁秀碰面之后再次直奔善宇工作的连锁店他和善宇的谈话中发现善宇开朗进取的个性,于是慢慢开始被她所吸引,两人相约一起去用餐,渡过了非常愉快的晚上,哲雄为了替善宇出一口气,特地找上桶子等人的基地和流氓大打出手,流氓一一倒地仁秀向哲雄见意单挑,哲雄被打的满身是伤回到住家附近,却看到在赫开车送善宇回来第12集: 盛晞受伤住院,善宇赶来探望,盛晞却当着善宇的面公然说谎并告诉苔曦,善宇想要害死她,善宇极力想要解释这是场意外,但是苔曦不愿相信她,盛晞打电话恐吓连锁店老板如果继续雇用善宇,她将提出告诉,善宇因此被解雇,善宇到济河集团给朴贵中送换洗衣物,碰巧得知公司的清洁部门要找清洁人员,善宇参加面试获得录取,哲雄将之前为善宇买下的套装送给善宇,善宇感动的热泪盈眶第13集: 善宇在济河集团的会议室与在赫相遇,在赫对善宇担任清洁工感到很惊讶,但是善宇丝毫不在意,反而乐在其中,她告诉在赫总有一天会在办公室里再相逢,哲雄带着送给善宇的小盆栽前来济河集团找善宇,却发现在赫同样任职此公司,哲雄为了替善宇还清两百万债务而向仁秀要求帮忙,并答应进入仁秀旗下担任打手,盛晞偷取苔曦项链一事被姑姑发现而被大声斥责,盛晞因一时气愤而离家第14集: 善宇得知哲雄为了替自己还清两百万加入帮派担任打手内心非常着急,但是却凑不出钱将两百万还给仁秀,哲雄到夜总会火并,并强迫对方签下放弃切结书,因而得罪了帮派分子,陈室长告诉贤芝,董事长身体状况亮红灯,盛晞偷听到这番话,认为自己可以获得遗产而暗暗自喜,伍山婶打电话给盛晞,并要求再给五千万,瑞峻不经意的听到这段对话第15集: 哲雄受伤住院,善宇前往医院探望,当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哲雄一起睡在病床上,善宇惊慌的离开医院,贤芝告诉金必重,芸曦的身世可疑,想要调查她的底细,金必重极力阻止,但是却私下派朴贵中到区公所调阅盛晞的户籍资料,盛晞得知善宇在济河集团担任清洁工,内心感到非常不安,苔曦 在公司门口看到善宇搭上在吓的车子离开,苔曦追问在吓有无意愿真的和自己结婚第16集: 盛晞得知苔曦和善宇见面的事,深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而紧张不已,于是当面要求善宇离开公司.善宇对盛晞的无理要求不愿理会,盛晞在情急之下向妈妈寻求帮忙,盛晞之母故意装病誏善宇赶回来照顾她,不知情的善宇决定向公司请一天假.盛晞利用此机会假冒善宇打电话回公司辞职,在赫得知善宇突然辞掉工作,因此向苔曦兴师问罪,苔曦为此再次和在赫发生争执第17集: 因盛晞从中作梗让善宇丢掉了清洁工的工作,善宇伤心难过,哲雄却很自责自己帮不上任何忙,在赫前来找善宇,并邀她进入济河通讯担任业务助理,善宇感动落泪,嫣红和奶奶因善宇找到新工作而替她高兴,但是哲雄内心却颇不是滋味,金必重得知有人暗中收购济河通讯的股票,于是派人调查他的底细,善宇特地包了便当带给哲雄,却目睹盛晞和哲雄拥吻的一慕第18集: 金必重董事长不但没有将盛晞赶出家门,甚至要她扮好芸曦的脚色,并警告盛晞不能泄漏秘密让任何人知道,盛晞对此感到非常惊讶,苔曦经常看到在赫对善宇所露出的亲切眼神令她心中难过不已,但是善宇的开朗却又不经意的令苔曦产生好感,金必重派司机朴贵中到在赫的住处,朴贵中在此无意间发现剪报,并得知张在赫正是济河电器张董事长的孙子第19集: 朴贵中为了阻止张在赫做出伤害金董事长的事,因此带走了张董事长,也就是在赫的爷爷当年所写下的日记。在赫交待吴汉荣暂时停止收购计画,但是野心勃勃的吴汉荣�打电话通知李仁秀一切计画照常进行。在赫再也压抑不住对善宇的感情,于是告诉苔曦自己已经爱上善宇的事实,令苔曦伤心不已。善宇徒苔曦口中得知苔曦和在赫已经正式分手,善宇非常惊讶,于是决定向在赫问个究竟。在赫在善宇约在公司对面的公园见面,此时哲雄碰巧出现在公司门口第20集: 吴汉荣教唆仁秀等人除掉朴贵中,并拿回他手中的日记本。不知情的哲雄和桶子等人一起出任务,这才发现他们奉命对付的人正是自己的爸爸。哲雄气极败坏的回去问仁秀到底什么人要害自己爸爸,但是仁秀仍然守口如瓶。哲雄看到爸爸在夜里翻阅一本簿子,因此终于知道了爸爸和在赫之间的秘密。哲雄带着日记前去找在赫理论,并警告在赫别再轻举妄动,不然会抖出所有秘密。盛晞去找哲雄,从秀卓口中得知日记本的事第21--22集: 在赫和盛晰在餐厅说话(是关于苔曦和善宇的事),在赫起身打算离开,盛晰出声制止在赫,在赫不以为然的出言反击盛晰,说完转身离开,盛晰愣住呆坐在椅子上哲雄和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叫他,原来是盛晰来找哲雄,两人坐在长椅上边喝着咖啡边说着话,在赫回到办公室发现善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想了想在赫拿出手机播了电话,睡梦中的善宇听到铃声惊醒过来,连忙接起手机.连问了几声对方都没有出声,再问了一声,手机传来在赫的声音,这声音却也从身后传来,善宇吓了一跳连忙回身,看到在赫笑吟吟的站在后面,在赫问善宇那么晚怎么还在公司,善宇跟在赫表示在用计算机做文件,但弄不好,在赫表示可以教她,于是两人坐在计算机桌前,在赫拉着善宇的手,利用着鼠标教善宇如何做文件.善宇惊喜的看着文件在在赫的讲解之下迅速的完成,哲雄和盛晰依旧在公园聊着,善宇做着文件,转头偷偷看了在赫,拿著书在看的在赫像是感受到善宇的眼光,转过头看她,善宇连忙转回头,在赫笑了笑继续看书,终于将文件搞定,善宇高兴的笑了,转过头却发现不知何时在赫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苔曦走向办公室,善宇出神的看着在赫沉睡的脸庞,忍不住伸出手轻佛着在赫的头发,正要走进办公室的苔曦看到了这一幕.转身无奈的离开了 第二天,善宇踏着轻盈的脚步下了楼遇到了哲雄,之后善宇和奶奶说了些话之后就出门了,哲雄回到自己的房间,妍雄进来找哲雄说话鼓励哲雄,听到妍雄的话之后哲雄精神逸逸的跑出家门,妍雄和奶奶说话,善宇在马路边等车,这时有辆车停到善宇的面前,原来是在赫,善宇惊讶的看着在赫,在赫笑着要善宇上车,哲雄飞快的跑着,快到路口时却看到善宇上了在赫的车走了,哲雄无奈的大叫了一声。 苔曦一家人吃着早餐,聊着天,这时盛晰将苔曦和在赫分手的事说了出来,爷爷震惊的将苔曦叫到书房询问,西俊和盛晰在二楼谈着(西俊似乎责问盛晰),苔曦上楼之后将盛晰叫进房间,要盛晰不要多事,之后苔曦离开,盛晰无趣的自言自语,在赫和善宇愉快的走向升降梯,遇到了爷爷和爷爷的助理,善宇高兴的叫爷爷,爷爷转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人,在赫看是爷爷,收起笑脸,向爷爷问好,善宇听到在赫叫爷爷”会长”,惊讶的问“会长,爷爷您是会长”,爷爷要在赫跟他一同到办公室,在赫要善宇自己回办公室之后就走进电梯,善宇天真的对进电梯的爷爷说再见,发现自己叫错了连忙改口叫”会长”,看着电梯升上去之后,善宇还对爷爷是会长的事感到不可思异,到了爷爷的办公室,爷爷转身一巴掌打在在赫的脸上,大声的斥责在赫(在赫不知跟爷爷说了什么),爷爷生气的又打了在赫一巴掌,说完在赫转身离开,爷爷则因过份激动而有些站不住,在赫搭电梯下楼,善宇还站在原地没走,看到在赫连忙走近关心他,在赫安慰了善宇几句,回到办公室,在赫接到电话,原来是盛晰打来的,盛晰像是打电话跟在赫势威,听完电话在赫生气的砸了手机,想了想在赫打了一通电话。 哲雄和朋友正在打撞球,这时老大和在赫走了进来,两人见面非常惊讶,双方严肃的谈事(似乎是准备要去对付爷爷),在赫和助理说完之后开车离开,送在赫回去之后助理单独和一个人见面,并拿了很多钱给他。善宇在洗手间洗手,这时从里面传了两个女人的对话(好象是在说在赫的事吧),善宇在大厅听到有人叫她,原来是清洁员的主管,善宇高兴的上前问好,(主管大概说话不好听,因为善宇的脸色变了),善宇回到办公室看到苔曦还在,上前和苔曦说话,两人笑着说了几句之后苔曦表示要先走了,之后善宇走出办公室,远处助理看到善与出来打了一通电话,善宇走出大楼,这时却出现了几个男人上前捉住善宇要将善宇推进车里,善宇吓的大叫,这时苔曦出现看到连忙上前阻止要他们放开善宇却被推倒在地,善宇挣脱急着跑去扶着苔曦,善宇和苔曦两人被关在一间仓库,捉她们的人打了一通电话给在赫的助理,告诉他苔曦也一同被捉的事,助理相当诧异,爷爷被助理和雄父搀扶着回家,姑姑讶异的问怎么了,赶紧将爷爷扶进房间,爷爷问苔曦回来了没,姑姑表示还没,盛晰来找哲雄,哲雄和朋友在一起,三人一起去喝酒,盛晰跟哲雄说了一些话,边说眼泪边掉出来,仓库里善宇不断的拍打铁门,大声的叫喊,苔曦在后看着笑着要善宇不用在费功夫了,善宇知道没有用也就停止叫喊走到苔曦身边坐了下来,两人聊了起来(不知说什么,.但两人是笑着聊天的,.^^) 黑帮老大和助手说着话,老大要助手打一通电话给在赫,在赫的手机铃响(在在赫家),在赫助理拿起手机,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就将手机关掉,这时在赫走了进来,助理赶紧将电话放回桌上,两人谈话(助理不知说什么,在赫变的有点严肃),,助手告诉老大电话没人接,盛晰扶着喝醉酒的哲雄站在马路边,哲雄的朋友在一边拦车,哲雄因喝醉不断的摇摇晃晃有些站不住,盛晰吃力了扶着,这时看到哲雄上衣的内带似乎放着一本本子,盛晰看了一眼朋友之后伸手拿本子,朋友拦到车转头要盛晰带哲雄过来,盛晰慌的忙用哲雄的身子挡住不让朋友看到,将哲雄送上车之后盛晰拿出本子好奇的翻动(里面好象是记载着在赫他们要对付爷爷的一些事吧),盛晰像是拿到宝藏般兴奋,自言自语的说了声"对不起了,哲雄哥" 第二天,老大的助手来找哲雄,哲雄和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原来他们是来救善宇他们的,在仓库里,善宇和苔曦累的睡着了,善宇睡梦中听到打斗声惊醒,连忙叫苔曦,可是苔曦睡的很熟,善宇手中拿着鞋子有些害怕的看着大门,这时大门打开,善宇看到一个人进来,故作镇定的要对方别走过,"善宇",听到声音善宇才发现进来的是哲雄,公司里,在赫,爷爷,等人坐在会议室里等着苔曦(今天苔曦要作报告),等了许久还是不见苔曦,苔曦和善宇被救了之后连忙的赶到公司,下了车两人不断的跑终于到了会议室门口,善宇要苔曦等一下,帮苔曦将衣服拉好,苔曦微笑的看着善宇的举动,两人走进会议室,在赫看到两人终于出现松了口气,苔曦不急不徐的向大家作演示文稿,会议圆满的完成,散会之后善宇一个人收拾着文件,在赫进来对善宇说了些话,两人对望着,苔曦进门看到两人只好转身离开独自的走到窗口望着窗外,善宇看着鱼缸里的鱼,原来她在在赫的家里,这时在赫手上提着东西心情愉快的打算上楼,老大的助手出现拦住在赫说老大要见他,在赫跟着他们来到了老大的地方,在赫下车时正好遇到哲雄,哲雄一脸怒气的看着在赫,进了房间,老大和在赫说话(我想可能是告诉在赫善宇和苔曦被关的事,在赫听了一脸吃惊的样子,)说完后在赫走出房间,这时哲雄在外面等他,在赫回到家里发现善宇坐在像是睡着了,走近善宇身边,善宇醒了过来,在赫和善宇说话,眼神显的非常的温柔,在赫向前抱住善宇(好象是在安慰善宇吧),放开了善宇,两人深情的互望,在赫的脸渐渐的靠近善宇的脸(停格所以不知道有没有吻到)这时在赫的手机响,听到铃声两人尴尬的笑着分开,接了电话,原来是盛晰打来的,盛晰带着胜利的微笑告诉在赫手上有他的把柄,听到盛晰的威胁在赫脸色瞬间巨变第23集: 盛晰偷拿哲雄口袋里的在赫日记,如获至宝,一通电话打给在赫,要胁他赶走善宇,两人相约见面,但在赫态度依旧强硬,盛晰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直接把日记拿给金会长,告诉金会长在赫故意利用苔曦来报仇。 金会长大惊之下,找来司机,质问他为何隐瞒这么重大的事,说到激动处,心脏病发,昏了过去,苔曦、伯母、西俊、管家全都涌进房间,手忙脚乱要把金会长送进医院,苔曦眼见金会长病发,似乎有些担心。 在赫决定抛下一切与善宇在一起,并准备好辞呈,却临时接到苔曦的电话,得知金会长人被送到医院急救,马上赶往医院与苔曦一起守候。 上班时间到,苔曦没有出现,善宇有些担心问了同事,才知道苔曦请了假,到Team长室也没见到在赫,这时在赫助理进到办公室,劝善宇不要痴心妄想,善宇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离开。 在赫晚上回到家里,打开手机听留言,一共三通,都是善宇留话,听完,在赫马上驱车回到办公室找善宇。公司这边,同事都下了班,善宇还是没有等到在赫回电,一片漆黑中,善宇在玻璃窗呵了口气,写出「张在赫」三个字,然后决定回家,不过却把手机放在窗边忘了带走。 在赫终于到了办公室,黑暗中几次呼唤善宇名字,但都没有人响应,于是又试着打善宇手机,却听到善宇的手机铃声在办公事响起,看到善宇的手机,在赫走过去拿了起来,一转头,发现善宇也回到了办公室,两人不禁相拥,走到户外,决定要一起离开,厮守一生,画面结束在两人拥吻中第24集: 金会长终于苏醒,见到守候床边的苔曦,第一句话就要她离开在赫,随后秘密吩咐属下对付在赫。 善宇半夜留书准备离开哲雄家,思绪又回到哲雄被人打成重伤并送他一只戒指的那晚,拎着随身行李,善宇来到哲雄门口与哲雄道别,说着对不起,把戴在颈间的戒指取了下来,挂在哲雄房门门把上。善宇不知道哲雄这时还未入睡,哲雄楞在门边听善宇道别,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终于哲雄还是追出门外,狂奔跑过几条街,总算看到一个人慢慢走着的善宇,哲雄大声向前头的善宇喊话想挽留她,但善宇终究没有停下脚步,坚定地往前直走,望着善宇远去的背影,哲雄颓然跪了下来。 在赫收拾好行囊,在临行前打了个电话给苔曦,电话那边的苔曦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很高兴地告诉在赫爷爷已经脱离险境,在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跟苔曦道歉,苔曦还想追问,但在赫挂了电话。正准备动身,检调人员却在这时找上门来,带走载赫。(隔天上午,黑道老大李仁秀也被押走。) 回到房里的哲雄一夜未能成眠,准备出门时,意外自电视新闻听到在赫被捕的消息,一时间只想到善宇不知道该怎么办,夺门而出去找善宇。苔曦得知在赫被捕,非常惊讶,连忙找来爷爷的下属问清来龙去脉,还在半信半疑的时候,在赫助理把在赫辞呈交给苔曦,这时苔曦也不得不相信在赫是早有图谋。 哲雄冲到善宇公司,刚好见到苔曦,但苔曦也不知道善宇人在哪里,哲雄只好再到别的地方找人。跑过几条街,到了火车站,果然在月台上看到了善宇,还来不及喊她,刚好一列火车进站隔开两人。善宇从深夜等到天明,始终没有见到在赫,提起行李,转身离开,哲雄好不容易跑到这边的月台来,却不见善宇踪影。 善宇随便买了点东西垫肚子,无意间看到隔壁男士的报纸登着在赫被捕的消息,马上回到公司去。苔曦下班,看到了公司外等候的善宇,虽然善宇坚信在赫清白,但苔曦看到那么多「证据」,只能表示无能为力。 无处可去的善宇,带着行李,又走到哲雄家门口。不过善宇还是没办法面对大家,再度折回原路。 会长回到家里休养,不顾苔曦伯母劝阻,命人备车要外出,哲雄爸在一旁待命,但金会长望了哲雄爸一眼,要别人开车,原来金会长是去探在赫 第25集 金必重会长到拘留所和在赫会面,在赫穿著囚服,和会长在小房间里谈话.两个人语气平静的谈了一些话,金会长离开拘留所,和陪他前往的秘书说了些话后,上车离开。在赫坐在囚室里,低着头沉思着。 苔曦和祖父大声的说着话,似乎在谈在赫的事? 苔曦看起来很生气 ,苔曦离开祖父房间后,打了通电话.在赫站在铁栏杆后,静静的听来探视他的助手说话,然后和助手说了一些话,助手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有点着急,不过在赫好象不为所动的样子。 夜里,天空下起了雨,善宇淋雨回到一个破烂的房间里,地上放着盆子装着滴下的雨水,这时善宇又流了鼻血.哲雄和朋友,及黑道弟兄谈话,哲雄说了些话,让黑道弟兄生气的抓着他的衣领说了些话,然后,黑道弟兄就乘车离开了,哲雄拿起了挂在脖子上,善宇退还给他的戒指,朋友在一旁对他说了些话,像是在安慰他.哲雄回家,和家人说了一些话,好象在宣布什么,奶奶听完伤心的走进厨房,妍雄在一旁安慰奶奶.苔曦全家人在家里用餐,姑姑在饭桌上说了一些话,似乎是有关苔曦或是在赫的事,苔曦的表情看起来很无奈,西俊也说些话,像是在打圆场.饭后,祖父在房间里和盛晰谈话,交给盛晰一个信封,盛晰回到房间,打开信封,看了里面的文件(支票?),非常的兴奋.苔曦的手机响了,苔曦讲了一下电话.善宇和苔曦在办公室碰面,善宇好象在问苔曦有关在赫的事,一开始善宇假装开朗坚强的样子,可是听了苔曦对她说的一些话后,善宇忍不住露出难过的表情,流下了眼泪,苔曦温柔的用双手扶着善宇的脸,轻轻的替善宇擦眼泪,于是善宇又露出了笑容.姑姑到西俊的店里,和西俊及一个女子谈笑.妍雄在吧台擦杯子,电话响了,酒保接起了电话讲了一下,然后对妍雄说了些话.西俊和妍雄单独谈话,妍雄很生气的和西俊吵了起来,好象还踩了西俊的脚,哲雄爸到金会长卧房谈话,盛晰在门外偷听,听完之后露出非常慌张的表情,回到房间一个人自言自语,好象受到非常大的打击 (我猜,会长要哲雄爸赶紧去找真的允姬,好安慰因为在赫事件大受打击的苔曦)哲雄在工地做苦工,盛晰去找他,和他谈了些话,哲雄听完转身离开,留下在后面大叫的盛晰.苔曦和在赫的助手在公司谈话,好象在谈在赫的事,善宇站在一旁听着,等苔曦和助手谈完话离开后,善宇走向助手问他关于在赫的事,助手和善宇说了些话,态度很冷淡.祖父好象在和姑姑争吵.苔曦和助手一起到拘留所,帮在赫办理保释.神情忧郁的在赫走出拘留所,静静地看着来接他的苔曦,然后三个人一起乘车离开,天开始下起雨来,坐在车里的苔曦打电话给善宇,告诉善宇她已经把在赫接出来了,这时善宇正一个人坐在破烂小屋里,看着雨水滴落盆中.,然后苔曦跟善宇说,要让在赫跟她讲电话,苔曦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在赫,在赫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看着电话,迟迟不知该不该接过来,终于,在赫慢慢的接起了电话,电话的那一头,传来善宇关心的问候,在赫心情很激动,却一句话也没说,善宇一直担心的和在赫说话,之后,两个人都安静的不说话了。 会长生气的讲着电话,好象在骂和他讲电话的人.苔曦和助手陪在赫回到在赫家,助手离开,留下在赫和苔曦,苔曦愉快的在在赫家里张罗着,在赫不一发一言,站着一动也不动,一路安静到底的在赫,突然苔曦说了些话,苔曦听了非常吃惊第26集: 在赫和苔熙在在赫家,在赫很厉害的对苔曦说话。突然,在赫跟苔曦跪下了,流下了眼泪,苔曦看着在赫安慰他。善宇站在破房子里,看着外面的雨。善宇冒着大雨到在赫家楼下,看到了苔曦的车,于是,善宇在一个小屋檐下避雨。屋内,在赫喝了酒在苔曦腿上睡了,就这样一夜过去了。第二天,苔曦出来后,看到在屋檐下睡着的善宇。苔曦与善宇说了在赫的情况。善宇就离开了,与苔曦分手后,回家后,身上发冷,昏倒。 苔曦回到家后,被姑和爷爷骂 很伤心的回房,她回想起小时候她伤心的时候总有在赫在她身边。在赫在家醒了,看到苔曦的纸条,很无耐的表情。 苔曦上班,看到善宇没上班,就和哲雄到善宇家去看,看到善宇昏到,急忙送到医院。哲雄一直守着善宇。苔曦去告诉在赫善宇病了,善宇醒了跟哲雄讲了一些话。哲雄离开。在赫来到医院,看到善宇,两人到外面说话。哲雄来了没看到善宇很奇怪。 善宇和在赫,在院子的长椅上说话,在赫表情很悲伤。最后善于流泪离开,回到病房,趴在哲雄肩上哭了。在赫回到家后又喝酒。善宇在病床上,做梦 ,梦到小时候的事,迷迷糊糊说了一些话,正巧被来看善宇的盛曦听到。 第27集: 善宇梦中记起一些小时候的事,醒后找来医生,躲在门外的盛晰越听越心惊,回到家中看到好赌的老爸,气得破口大骂,还把老爸的衣物往外丢,作势要赶他出去,盛晰爸拉不下脸来,也恼差成怒。晚上苔曦在房内突然接到电话,原来是在赫到了她家门外,苔曦连忙出去,在赫似乎是终于决定要提亲,不顾苔曦阻拦,硬把她拖进家里求见金会长。进入屋内,刚好见到苔曦伯母,两人大声杠上,西俊、管家都跑了出来,随后金会长也走到客厅,要在赫进去谈。 在赫把苔曦拉了进去,但没说两句,金会长表示要和在赫单独谈话,苔曦虽然不放心,还是照做。在赫态度非常强硬,金会长怒极,站起来想打在赫,但大概是心脏病又复发,不但没打到在赫,人也跌坐在地上,在赫话说完,转身离开。 看到在赫离去,苔曦进房去,看到爷爷坐倒在地,连忙上前扶他,于是伯母又开始数落在赫和苔曦,但苔曦就是认定了在赫,态度坚决,不为所动。 病房里只有善宇和哲雄,两人交谈几句,哲雄准备回去,走到医院外,恰好遇上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探望善宇的在赫,对于这个辜负善宇的负心人,哲雄自然没给好脸色。镜头转到楼上病房,善宇坐在病床上望向窗外,手里握着在赫送他的手机。 妍雄工作中接到哲雄朋友的电话,刚好西俊经过,一把抢过来替妍雄回话,并擅自把电话给挂了。妍雄还觉得莫名其妙,西俊又直接把住妍雄当众亲她,旁边的客人响起一片叫好声,但妍雄很快就挣开,掌了西俊一巴掌,再捉住西俊的领口,亲了上去。 哲雄一行人出去为善宇家添购家具,赶在善宇出院前为她布置新家。善宇回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