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小说

文静的Rose从事女性时装工作,希望成为一名设计师。一次交通事故毁坏了她的脸。她接受了实验性的干细胞治疗,使她比以往更强壮、更漂亮——但也有副作用。

热播科幻片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小说 热门推荐

在陵园的台阶上吃糖 毕淑敏 在陵园的台阶上吃糖 (转)毕淑敏 很感人,建议一读远处的半山坡上,有一排独立的小房子,平日总是锁着大门,大锁锈迹斑斑,叫人怀疑否还打得开。人们走过的时候,总是绕得远远的,仿佛那里潜伏着瘟疫或猛兽。 那是医院的太平间。 真想不通,汉语里为什么把和死亡有关的事情,都叫做"太平"。比如轮船上救生的太平斧,剧场里供大家逃难的太平门……好像一叫太平,再危急的事情,也可以化险为夷了 但人一死,的的确确是"太平"了。不太平的,是活着的人。 太平间躺着病死的人,基本上是独往独来。高原地广人稀,死亡的事情虽然经常发生,因为总的基数小,出现的频率也就不很高。一般死了人,都由值班的医生护士负责给死人更衣。要是轮到女兵上班,男卫生员们就会说,还是我们来吧,省得你们做噩梦。 一天,边境线上发生了激烈的战事,伤亡很大。医生们都在抢救伤员,活着的毕竟比牺牲了的更重要。但尸体从前线拉回来,卧在太平间,久久地不处理,也于情理不容。 领导找到我说:"给女兵一个艰巨的任务。" 我说:"您说吧。" 领导说:"有一个年轻的班长,战死疆场。人手实在不够,要由你们给他更换尸衣,明晨下葬。" 我说:"还有谁参加?" 领导说:"还有政治部的一名干事,负责登记烈士的遗物等事宜。他以前处理过阵亡将士的事,有经验,你们听他的。但他身体不好,动嘴不动手,你们要多请示、多照顾他。" 我咬着乱颤的牙关,说:"是。"心想一个大男子汉,居然让女孩子们在死人面前照料他,真不知是他的耻辱还是我们的光荣。 我问:"人在哪里?" 领导说:"干事吗?" 我说:"班长。" 领导说:"在3号。" 就是说尸体在太平间的第三间屋子。我回到宿舍,向大家传达了这个前所未有的任务,全场先是静寂了3分钟。炉子里有一块烧得正热的煤,"啪" 地裂开了小缝,火苗从一大朵分裂成两小朵,发出如丝绸抖动的声音。 我说:"说话啊,现在也不是为烈士默哀的时间。" 小鹿说:"烈士是一位男的啦?" 我说:"阿里高原上的女兵都在这间屋子里了,你说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鹿说:"这个我知道,只是要给一个男青年从里到外换衣服,心里总有点那个。是不是连内裤都要换?" 我说:"是,他是我们的兄弟……" 小鹿摆摆手说:"大道理你就甭讲了,我都懂; 我就权当他是一截木头好了。" 果平说:"比木头还是可怕多了。要知道,他死了。" 小如细声地说:"咱们平常也不是没有在临床上接触过死人,没什么不一样的。反正是个死人,大着胆子收殓就是了。" 河莲说:"我看还是有原则上的不同。病死的人,浑身是囫囵的,就算瘦得只剩下几根大筋,用医学的话讲是恶液质,毕竟五官完整;战死的人,你知道致命伤在哪里?若是在脑袋上,跟关公大老爷似的,头都没有了,或者说头虽然有,但身首异处,需要我们用丝线把脖子和脑袋缝到一起,那咱们可就有活儿干了。" 我本来胆子还大一些,听河莲这么一说,毛骨悚然。可我是班长,三军不可夺帅。就狠狠地对河莲说:"不得蛊惑军心!现在也不是冷兵器时代,不会出现一把大刀把头砍飞了的情况;就是战伤在头部,也不过是颅脑粉碎性骨折或是大动脉断裂,头骨肯定还是在的。 果平说:"哎呀我的妈呀,班长你就别讲了。血肉模糊脑浆迸裂,这比一个头叽里咕噜地滚到一边去了,还可怕。" 我说:"不管可怕不可怕,我们必须要完成任务。最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要是你阵亡在这荒无人烟远离亲人的地方,浑身上下沾满血和泥巴,到处是和敌人搏斗的痕迹,你愿意就这个模样埋进烈士陵园吗?" 小鹿最先说:"我不乐意。听我奶奶说,人死的时候穿着什么衣服,到阎王老子那儿就是什么打扮。所以,人的老衣都得是最好的。我们这么小的岁数就不在阳间了,更要穿得像点样子,最好仪表堂堂。" 果平说:"你那是迷信啊,不过活着的人,会常常梦见死去的人;要是我们穿得太破烂,家里人在梦中相见的时候,心里会难过的。" 小如长叹了一口气说:"真到了为国捐躯的时候,别的我也顾不了,但我希望给我穿一套干净的衣服,不一定是新的,但一定要有香皂味。" 河莲冷笑道:"人都死了,还管那些。要是我啊,生是什么样,死也是什么样,无所谓,生死如一,也省得让别人心里起腻,在这里讨论来讨论去的。一把黄土埋了,大家清静。" 你很难说河莲这番话是正说还是反说,但她刺激了我们,使大家脸上滚烫起来。是啊,都是为了保卫祖国,我们从各地聚集,来到这苍茫的世界第三极。现在有一个兄弟远行了,我们不能在他生前帮他击败敌人,难道在他死后,还不能伸出手去为他的遗体做点什么,把他打扮得漂亮一点吗? 我们排着队,缓缓地向3号太平间走去。一位瘦得像竹子似的干事蹲在太平间门口,低着头,好像在看蚂蚁爬。当然了,地上肯定没蚂蚁,这里高寒缺氢,蚂蚁都不肯做窝。[铁血军事] "你是小毕班长吧?我姓朱。"他伸出手说。 和朱干事握手的时候,有一种被根雕捏住的感觉。我把他左右一打量。决定称他"竹干事"。"竹干事"拿出一把钥匙,边缘粗糙锐利,几乎没人用过,递到我手里说:"你把太平间的门打开。" 我说:"你怎么不开?" 他说:"我胆小。" 一个男人当着一帮女孩子的面,公开承认他胆子小,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我原来只以为他是个病秧子,没想到脸皮还挺厚。我心里也吓得够呛, 但当着一班人,只有挺身而出,奋勇向前。 门开了。太平间的屋于并不很大,但给人一种阴森森的空旷感觉。地当央水泥制成的停尸台上, 直挺挺地仰卧着一堆白色物体,依稀看出人的轮廓;上覆一匹宽长的白布,四角垂地,笼罩地面。我们依次走进去,围着尸床站定,默不做声,好像在瞻仰一座雪丘。 "竹干事"贴墙站着,保持着和尸体最大的距离,对我说:"你去把蒙尸布揭开。" 其实,从一进了太平间的门,我们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了。无论如何都要把任务完成,这是铁的纪律。但是,我讨厌一个男人临阵脱逃的胆怯,更甭提他还是我们之中,惟一处理过阵亡事宜的老手呢。 我反问:"你干嘛不去揭布?" "竹干事"很惊讶地说:"你们领导没和你说过吗?" 我说:"说了,说你有经验。" 他说:"除了这个,就没说别的吗?" 我只好说,还说你动口不动手。 "竹干事"说:"这就对了。那我现在动了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我说:"你是老兵,应该给新兵做个榜样。你有经验嘛!"竹干事"苦笑着说:"我有什么经验? 不过就是处理过一次敌方死尸。那是一个30多岁的大胡子,两条腿炸断了。本想就那么连着衣服埋了,后来上级指示,出于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还要收拾得体面些。第一步要把身上的血污洗了,开始我们用刷子刷,没想到血是刷掉了,但肉也跟着掉。不知是谁想出的法子,在尸体的脖子上套了一根绳子……"我们又怕听又想听,恐惧地盯着"竹干事"苍白的薄嘴唇。小鹿忍不住哆嗦着下巴问:"你们是打算……把他……再吊死……一回吗?" "竹干事"不理这碴,接着说:"我们在尸体的腰当间也拴了一道绳子……" 河莲说:"我的天,该不是要五马分尸吧?" 小如掩着半边嘴说:"有革命的人道主义管着呢,别瞎猜,太吓人了。""竹干事"有个本事,就是你说破大天,他沉着镇定,一派大将风度,按自己的顺序走,一板一眼说下去"我们把大胡子上下拴好,就把他沉到河里,拽着两道绳子在河岸上慢慢走。他躺在水里,被太阳晒热的水,从他身上缓缓地流过,头发像水草似的飘着,很悠闲的样子。把我们累得够呛,像伏尔加河上苦难的纤夫。 大胡子刚开始下水的时候,水是清的;过了一会儿,下游的水流渐渐地变脏了,那是大胡子身上的硝烟和火药脱落下来;又过了一会儿,水流变红了,那是凝结的血块溶解了……" 小如捂着耳朵说:"'竹干事',求求你,别讲了,我直恶心。"河莲兴致勃勃地说:"讲吗!讲吗!真是新鲜事,从来没听过!"我从骨子里,是一点也不想听这种可怕的经历。可我知道当一个女兵,必要的时候要有铁石心肠。"竹干事"看起来瘦弱,意志却很顽强,才不在乎你是不是恶心欲吐,坚持按自己想法行事。 "……等到河水再次变清的时候。我们就把大胡子拉到岸上,平放在岩石上……"竹干事"依旧平静地叙述着。 "大胡子的肚子是不是胀得像个鼓?"河莲鼓起自己的腮帮子,好像自己也被人按到水里,淹了个半死。"没有。溺水的人腹胀如鼓,那是因为在水中挣扎,把太多的水灌进胃里;或是死后尸身腐烂,产生气体所致。大胡子是死后入水,牙关紧闭,肚子里没进水;再说我们很快就把他从水中拖出来,他也来不及腐烂。""竹干事"很科学地解释说。 "可他总会有一点变化的,就像我们在水里洗衣服,时间长了,手指肚也会泡得发白。"果平很有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英雄气概。女孩子好像有个通病,越可怕的东西,越好奇。"竹干事"有些惊巽也说:"你有经验,猜得很对。大胡子被流动的河水,洗得很干净,皮肤稍微有一点肿,这使他看起来比我们刚认识他的时候,胖了一点儿。我和我的战友们坐在河滩的巨石上,谁也不说话,抽着烟,静静地等着呼啸的山风和西斜的太阳,把大胡子吹干。突然,我的战友站起来,走到大胡子身边,把一支点燃的香烟塞到他手里。我说:'这是干什么?'战友说:'我刚才拖他的时候,看到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肤色很黄,说明他是一个老烟鬼。 他躺着看着咱俩吸烟,一定眼红得不行,给他解解谗吧。'我看着袅袅的烟气,像个风车似的,在大胡子胸前绕啊绕……" "后来呢?"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问。"没有什么后来。""竹干事"说,"后来大胡子披风吹干了,衣服和脸都很干净,只要不看他的膝盖以下,像一个旅游时睡着了的外国人。我们给他的遗体照了相,按照他们的风俗,用白布裹起来妥善地安葬了。每一步处理都照了相,听说那些照片都在外交部的铁匣子里放着,作为曾经发生的历史,保存着。"屋里很安静,好像大家都消失在空气里了。 过了许久,小如说:"我以后再也不喝狮泉河的水了,它洗过死人。 "竹干事"说:"你尽管喝水就是了,洗过死人的狮泉河水,早就流进印度详了,只怕现在都到北冰洋里打起旋涡了。" 河莲最先从故事中清醒,说:"'竹干事,你既然这么有实践经验,为什么非让我们班长揭开盖布,何不身先士卒?" "竹干事"说:"你以为我不想在女孩子面前表现英雄气概?只是从那次以后,一碰到和死人有关的事情,我就骤发心动过速,吃什么药也不管事, 真是气死人;也不是害怕,我当时不害怕,以后也不害怕。但是,我脑子不怕,心却不争气。战友们都知道我这个毛病,凡是和后事沾边的活儿,一概不让我参加。这次战事较大,大家都很忙,是我主动要求处理尸首的。这会儿心跳得已经像锣鼓点了,我就不亲自动手了,请诸位娘子军原谅!"我们表示充分的理解,只是河莲嘟嚷了一句:"'竹干事',可惜了。你这个样子,恐怕当将军无望了。" 我义不容辞地走上前去,揭开了尸床上的盖布。我的动作很大,想象中,那布该是沉重如山。不想白布像云一般,飘然飞起,在半空中平平地伸展开来,好像被一股神奇之气横托着,久久才悠然而落。一名年轻士兵的脸,像新月一样,洁白光滑地对着天花板,静静地躺在水泥床上,眼皮微睁,蝌蚪般漆黑的瞳仁,稍微倾斜地看着我们。 在揭开这块布之前,虽然他明明就在我们身边,我们下意识里以为他未必真的存在;揭开这块布以后,他以极大的威严面临一切,不存在的是我们。他穿着很整齐的棉军装,只是腰间有些臃肿,好像揣了几颗手雷;其他部位严谨利落,并无血迹,一时间竟看不出伤处所在。脸如同大理石雕刻,因为失去了热血灌注,就像高大的乔木在冬季落尽了叶子,线条刚硬简洁;嘴唇的曲线因为死前的痛苦与坚忍,略有弯曲,好像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封闭在紧咬的牙关之后;他的手很规矩地半握着拳,紧贴着裤线安放着,似乎准备随时收起肘关节,取胸前半端位,刷刷摆动起来,应和着口令开始跑步。 "竹干事"挤在墙角嘶哑着嗓子说:"先找到伤口,然后清洗,然后给他穿上新军装;旧衣服里面的每一件遗物,都要告诉我,我好做登记;如果有钱什么的,更要保存好,以便交给家属。" 我们无声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我轻轻地走到班长面前,解开了他的棉衣扣子。那些圆滑的塑料扣子,因为一直在冰冷的太平间里沉浸着,摸在手里,如同机器摇制出的冰雹。我的手指不一会儿就冻僵了,解得很慢,大家凑过来要给我帮忙。 我说:"河莲站对面,暂时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别的人听我指挥,需要什么东西,你们好去找。"我知道给死人脱衣穿衣,比给活人做这套动作麻烦多了。本来只以为他不会配合,操作者多费点力气就是,干起来才明白,生死这道分水岭,把简单的事情变成一道天大的难题。上衣扣子解开后,局势开始明朗。腰间的膨出更加明显,暴露出白色的三角巾,那里必是致命的伤口所在。三角巾其实完全不能再称为白色,它被鲜血柒成通红之后 又凝结为深咖啡色,坚硬干燥,像是一块巨大的巧克力板。我企图把它解开,马上发现是痴心妄想。 血液凝固再加冷冻,强度赛过钢板。我头也不抬地问:"腹部缠着浸满陈血的三角巾,解不开,怎么办?" 我知道"竹干事"在远处密切地注视着事态的进程,以他的经验,随时准备答疑解难。 "先把情况搞清楚。"竹干事"指示。我观察了一下三角巾,因是战友匆忙包扎,不似专业医务人员规范,有的地方紧,有的地方松。我把手指探到血绷带之下,艰难地暗中摸索。先是在腹部正面触到半个圆滚滚的东西,好像是老式的台灯罩;然后又在它的四周摸到一摊腻滑的东西,好像是盘起来的电缆。经过卫生员训练,我对人的肚子部位大致该有什么,已是心里有数,但对这摊物件,实在想不出是什么,颇感莫名其妙。看我楞着发呆,"竹干事"说:"摸到什么啦?" 我说:"不知道。硬,滑,圆,一缕一缕的……" "那是肠子。""竹干事"说。 我结巴着说:"在……那儿?肠……子?" "就在你手底下。""竹干事"把头扭向一侧,不看我,盯着太平间洁白无暇的墙壁说。 我说:"你也没看见,怎么知道?""竹干事" 说:"这就是老兵和新兵的不同,干部和战士的区别。咱们吃军粮的年头还不一样呢。子弹击中了这小伙子的肚子,肠子流了出来……就这样,很简单。"既然确定是腹部外伤,伤处就是清洁处理的主要部位。再像挖巷道似的,把手探进去作业肯定不成,需要把三角巾取下来。 "拿剪子。"我吩咐道。 小鹿说:"拿哪种剪子呢?我们个人只有巴掌大的旅行剪子,平常剪个补丁什么的,还凑合。对付这种血柒的绷带,简直是头发丝系轮船,力不从心;炊事班还有几把抠鱼腮破鱼肚的大铁剪子,用于烈士身体显然不敬。"我略一思索,转而对果平说:"去,把手术室的剪子拿来。"按说我一个小兵,是没权利私自把手术包的装备带到太平间的。但县官不如现管,果平是手术室的护士,我是她的班长,调把剪子出来,还不手到擒来? 果平跑出又跑进,把锋利的手术剪子递我, 说:"给。" 我操起就剪,原以为必得势如破竹,没想到不锈钢的剪刀,只把血纱布豁开了一个小切口,就再也推不动了,好像用刮胡刀片切西瓜,深入不下去。 我埋怨果平:"你这剪子也太钝了。" 果平委屈地说:"我特地挑了把新的呀!" 我说:"那就换大号的手术刀。"果平刚要再跑, "竹干事"说:"刀也不一定行。手术器械,都是给活人准备的,自然以小巧精致为上;对付死人,又是血又是泥的,搅到一块儿,比混凝土还结实,好比是秀才遇见兵,没用。人已经死了,就不必考虑那么多了,用锯吧。"我对小如说:"你到木工房去一趟,借把锯来。" 小如说:"他们那儿正赶做棺材呢,不一定借得出来。" 我说:"就一会儿,跟他们说点好话。再说了, 咱们这儿要是不给烈士穿好衣服,他们的棺材里躺谁啊!" 小如拔腿就走。"竹干事"说:"顺便再借个木匠来。" 小如说:"干什么啊?" "竹干事"说:"谁会使锯?你们还是我?我是会,可这会儿我的心跳已经180下了,没法干活儿。也许我官僚,调查研究不够,你们这里还有女木匠吗?"河莲鼓了鼓嘴巴。我知道她老爹是将军, 指挥打仗可能有遗传,但木匠肯定没练过,把嘴鼓成蛤蟆也没用。[铁血军事] 小如说:"借借试试。但锯有80%的准头,木匠只有20%的把握。" "竹干事"说:"你先去,木匠如果不来,我就带着枪去请。 这事就算商量妥了,没想到河莲说:"用人工多慢啊,用电锯多好啊。" 我没好气地说:"到哪儿找电锯?"河莲胸有成竹,说手术室就有电动骨科锯。 果平说:"啊呀,我倒忘了,真是有的。只是平时极少用,只有截肢的时候才拿出来。河莲你眼里真有东西,连我这个手术室护士都没想到。" 河莲说: "你忘了我曾在手术室代过几天班?你的家当都印在我脑瓜里了。随时留心地形地物和一切地面设施的分布与功能,是一个优秀军人必不可少的素养……" 我打断她说:"河莲,那你会用电锯吗?" 河莲做出不好意思的模样说:"真叫你猜着了,我偷着练过,还真能凑合着用。"



请问有什么丧尸电影好看,一个团队或者几个人来对抗丧尸,病毒通过丧尸咬或者空气传染,最好是新片

传染病 /《全境扩散》Contagion为2011年9月上映的美国灾难片,史蒂芬·索德柏执导,剧情的设定中,人类世界发生一场类似「SARS」的大型疫病,进而爆发大流行,故事以世界疾病控制中心的多个医生作为主线。从香港出差回国后,贝斯·恩霍夫(格温妮丝·帕特罗饰)回到明尼阿波利斯郊区的家之前,在芝加哥稍作停留时与前恋人发生性关系。在路上,她出现了感冒症状。她与前夫生的儿子克拉克从学校回家时,也出现症状。两天后,病情恶化的贝斯出现严重的癫痫症状后晕厥,她在由丈夫米契(麦特·戴蒙饰)连忙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但她癫痫发作致死的原因仍然不明。由于该病装或影响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病理学家归类为脑膜炎病毒导致的。米契回家后,发现克拉克也因出现类似症状而死亡。米契随后被隔离,但似乎对该疾病免疫。他与前妻的女儿乔里,企图逃离这座满是病患的城市,但威斯康星州国民警卫队封锁了前往明尼苏达州的边界,致使他们被迫回到家中,面对腐朽的社会秩序和极为猖獗的抢劫行为。乔里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米契的免疫力,米契与内心的无奈及保护乔里的欲望作斗争,试图用知识来瞒骗对妻子和继子死的伤心。在亚特兰大,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代表会见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埃利斯·奇弗(劳伦斯·菲什伯恩饰)博士时,担心这种疾病会被人用作生物武器,意在感恩节周末引起恐慌。奇弗派遣流行病情报局官员艾琳·米尔斯博士(凯特·温丝莱特饰),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展开调查。除了追查恩霍夫的病情,她还要应对不愿在公共卫生应对措施方面投入资源和组织的当地官员作出谈判。米尔斯博士后来染病,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到达后将城市隔离,米尔斯最终死在了她一手设立的现场医疗站里。在CDC,艾利·赫斯塔(珍妮佛·艾尔饰),研究治疗方案和疫苗的工作起初被搁置,因为科学家无法为新发现脑膜炎病毒一号(MEV-1)寻找细胞培养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伊恩·萨斯曼(伊利奥·高德饰)不顾奇弗透过赫斯塔下达的摧毁样品命令,找到了蝙蝠细胞的有效长度,随后他利用这个突破口查找可能的疫苗。该病毒起初传播的再生基数为2,即有两名病人受感染,病毒变异后这一数字增加到四个,12个人中就有1个患上此病,被感染者的死亡率为25-30%。艾伦·克伦韦德(裘德·洛饰)是位阴谋论者,他在自己的人气博客上发布了一则关于该疾病的影片。在其中一篇博文中,他似乎病了,后来他声称自己被连翘产生的顺势疗法治愈。轻信他的话的人们,纷纷淹没药店寻求连翘,感染者和健康者聚集到一起,从而加速了病菌的蔓延。克伦韦德吸引了全国关注,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克伦韦德指出奇弗已通知朋友和家人在城市被隔离前离开芝加哥,给奇弗的信誉蒙受阴影。奇弗告知他将对克伦韦德泄露该信息的行为作出追究。也是在后来,奇弗发现克伦韦德根本没生病,他只不过是想提供生产和销售顺势疗法药物的投资者代表的需求。他最终因涉嫌串谋和证券欺诈的罪行被捕,12万名博客读者给他交了保释金,使他很快被释放。同时,赫斯塔博士利用减毒性病毒识别出潜在的疫苗。为了绕过时间,生产疫苗,需在人体课题研究协议的标准下,获得知情同意书。于是她与其他疫苗研究人员首先接种了疫苗,随后在医院探望病重的父亲时,透露出自己研究MEV-1和测试疫苗的事情。对成功生产疫苗的需求不断上升,使得CDC要抽签决定让一年中那个日子出生的人接种疫苗。奇弗博士打电话劝诫女友离开芝加哥时,恰好被清洁工罗杰(约翰·霍克斯饰)窃听到,使得奇弗博士被迫走后门给罗杰的儿子搞疫苗。赫斯塔将MEV-1的剩余样品与H1N1和SARS病毒低温储存在一起。全球染上该病的死亡人数达到2600万。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学家李奥诺拉·奥兰蒂斯博士(马丽昂·歌利亚饰)前往香港追查MEV-1的来源。与她搭档的是当地的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官员孙枫(黄经汉饰),他们确定贝斯为传染源。鉴于病毒的传播,枫绑架了用作杠杆的奥兰蒂斯,以为他的村子获得MEV-1疫苗。奥兰蒂斯跟村民们生活了几个月,直到疫苗被宣布。枫拿疫苗与奥兰蒂斯作交换。在香港机场,她的同事随口提到,用以交换的疫苗其实是安慰剂。听完这邂逅,与村民走得很近的奥兰蒂斯立马跑去警告他们。在最后几分钟,倒叙镜头揭示了病毒的来源:贝斯所在公司的一名男子驾驶着一辆推土机,撞到了一棵蝙蝠在上面筑巢的棕榈树,蝙蝠飞过一个猪圈,将一大块香蕉扔进猪圈,香蕉被猪吃掉。这就是MEV-1病毒蝙蝠和猪杂交的由来。第二天,一大群中国厨师将来自同一猪圈的猪只运进赌场。一个厨师靠近,告诉正在料理猪只的主厨有人要与他合影。厨师后来出门迎接之前,用沾满猪血的手擦拭围裙後与贝斯握手,使得贝斯成为MEV-1病毒的「 零号病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