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裸身上官婉儿

  • 杜淳 于荣光 杨若兮 滕旋 张大静 舒耀瑄 张笑君 纪永清 
  • 状态:全集

八年抗战时期,日寇的铁蹄无处不至,地处偏远的雁山老林也未能独享太平。在鬼子的一次扫荡过后,县大队除掉内部的汉奸,并制定了夺回被掠军粮的行动。行动虽然顺利完成,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占山为王的林振海(于荣光饰)带领手下截去军粮,指令县大队以及负责军粮押运的二队长李双枪大为光火。他们认定与林振海的结拜兄弟三队队长李彪(杜淳饰)走漏了消息。为讨回清白,李彪决计讨回军粮。而在这一过程中,他和大哥振海却要面对极其复杂的情感纠葛。另一方面,为了壮大反动势力,日寇积极网罗林振海一帮。国仇家恨,每个人都面临着重大的抉择……本片根据著名作家石钟山的同名小说改编。

热播国产剧

  • 完结
  • 超清
  • 高清中字
  • 超清
  • 13集全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裸身上官婉儿 热门推荐

嘉庆帝上来之后公布了很多和珅贪污受贿的证据,最后将和珅家抄家灭族。



电视剧铁血锄奸多少集

抗团成立后,一面开展抗日宣传,一面策划纵火杀奸的暴力活动。每当“九一八”、“七七”等纪念日时,抗团便散发传单,宣传抗日,启发人民行动起来与敌人进行斗争。当我军在台儿庄战场取得重大胜利时,抗团全体出动在闹市区散发捷报。也有的利用清晨或夜间,把宣传品投往住户的邮箱内。一九三八年夏出版《跋涉》刊物,揭露日本侵略军暴行,报导抗战的消息,进行抗日宣传。行动方面由曾澈负责领导,组长为孙大成,成员是赵尔仁,祝友樵、袁汉俊、刘友琛、冯健美(女)、夏致德(女)、王宗钤、宋显勇、李国材、丁毓臣等。具体行动有:纵火行动:抗团成员到出售伪教科书的书店,趁人多买书时放火,对店主发出警告;国泰电影院放映侮辱华人影片《大地》时,抗团在影院座位上放炸弹;又到日本人开的大丸商店放火。这些行动虽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但却轰动全市,对敌伪政权起到警诫的作用。杀奸行动:王竹林当时是长芦盐务局局长,又是天津商会会长,日军占领天津后立刻担任傀儡组织维持会委员,到处拜访亲朋故友和遗老遗少做敌人的帮凶。经曾澈等研究,认为王竹林地位虽不算高,但活动很卖力,决定派行动组惩办王竹林,起到杀一儆百作用。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王竹林在丰泽园饭庄请客,行动组得知后迅速行动起来,由孙大成带领赵尔仁、孙湘德等人潜伏在丰泽园门口,宴会结束后,王竹林出来送客时,由孙大成打第一枪,王中弹往后跑,赵尔仁再补一枪,王当即倒毙在门内。王死后,不少原北洋旧官僚都不敢出来为敌人做事了,天津群众对这件事谈论了不少日子。伪海关监督兼伪联合准备银行津行经理程锡庚,积极为日寇效力,也成为抗团暗杀的目标。一九三九年四月九日,行动组得知当天下午程带全家到大光明电影院看《贡格丁大血战》影片,立即派祝友樵率领袁汉俊、刘友琛执行,冯健美为他们带枪支到影院内。组员们坐在程锡庚座位后面,在影片放映中间,祝友樵自后面一枪击毙程锡庚。影院大乱,行动组趁机安然撤出。这次行动使敌伪走狗惶惶不安,、也为天津市民出了一口气。抗团本身没有经费,曾澈从军统天津站拨出少数钱供印刷宣传品之用,进行杀奸活动所需用的经费,多来自知名人士的协助,也包括团员家庭的支持。如天津永安堂的陈经理,他是胡文虎的外甥,他的家(今河北路顺和里)成为各队负责人的联络地点,而且还提供过他的私人汽车为抗团使用。再如静海中学教师李明(李桂芬),她的家(今滨江道恒和西里)也是抗团活动联络点,团员宣誓就在她家。此外,有些团员的家庭,为抗团长期存放枪支、宣传品等物。敌伪对抗团发动几次大搜捕时,这些掩护抗团的人都守口如瓶,不曾暴露。抗团的交通员多是女性,先后有张同贞、夏致德、冯健美、陈阁如、张耀清、张杰等人。军统局天津站行动组长裴级三被日特逮捕后叛变投敌,将曾澈出卖,把所有抗团活动及联络地点,告知日本宪兵队。在一九三九年九月天津大水泛滥过后,李如鹏接到曾澈通知,说裴级三不可靠,要大家注意。李如鹏尚没有来得及采取防范措施,次日即九月二十八日,日本宪兵队及伪警包围了他的家(今营口道诚士里,当时是英租界管辖)。这时已经捕到了张树林、陈肇基、刘清和、华道本,被伪警察押着,张、陈与刘、华分别用两副手铐铐着。当日宪警上楼搜查时,具有爱国心的伪警给予方便让四个人跳跑了。刘、华两人跑到诚士里后的益世里一家住户内,他俩砸碎手铐,并请住户大娘将住在益世里对过的张杰找来,让她迅速通知所有团员立即转移。李如鹏和他妻子及姐姐被捕后,没有立即押送到日本宪兵队,先关押在英租界工部局,待办理引渡手续。英租界女警察头目范懿贞同情抗团,暗中给予帮助,她的两个外甥女潘文荣姐妹也是女警察,在那种紧张气氛中,也加入了抗团。因此不久李如鹏的妻子和姐姐都被释放了。英租界警察吴岳也参加了抗团,对抗团被捕人员给予了很多帮助。曾澈在李如鹏被捕时,已隐蔽起来,他还是被叛徒裴级三率警捕获,押送日本宪兵队。丁毓臣在日伪搜捕时曾到北京躲避,住了几天觉得没有事了又回到天津,因而也被捕了。日本宪兵队对李如鹏、曾澈、丁毓臣残酷刑讯,三人坚贞不屈,从容就义。当时曾二十七岁,李二十五岁,丁毓臣二十一岁。以上为抗团第一次被破坏的情况。这期间北京抗团成立。天津成员李振英(李汉成)研制炸药受伤,伤愈后考入北京大学;王宗钤考入辅仁大学;宋显勇(宋棐卿之弟)、黎大展、方佩萱等入燕京大学。孙大成依靠这些天津抗团成员,到北京组织了北京抗团,并吸收了贝满女中的曹绍慧、屠贞等人。北京抗团由李振英负责。一九三九年冬孙大成由重庆返回上海,成立了上海抗团。曾澈,李如鹏等人被捕后,天津抗团遭到极大的破坏,当时孙大成派王宗钤来津了解情况,王找到陈肇基、赵尔仁、夏廼麟、刘洁等。商量重建抗团,继续战斗。随后,王宗钤自北京辅仁大学转天津工商学院,以后宋显勇也回天津,共同参加抗团的整建工作。集会地点设在黄家花园红艺照相馆对面俄国人开设的公寓内。重建后的抗团负责人是:组织干事陈肇基、王宗钤;行动干事赵尔仁;宣传干事夏延瞵;交通干事华道本;以及学生联合会负责人刘洁。抗团恢复活动以后,由于一些老团员去内地,也有的因日特迫害而停止活动,所以新成员较多。他们年纪小,又缺乏经验,有的抗团干事急于求成,致使抗团再遭破坏。学联成立一个培训班,地点在树德学校(位于今沙市道),由陈肇基、赵尔仁、夏廼麟负责。学联成员吴莲顺的弟弟,未经陈、赵的许可,自制了炸弹到国泰电影院爆炸,被日伪特务拘捕,暴露了培训地点。一九四○年一月,日本宪兵队包抄了树德学校。当时英国工部局的警察得知消息(有的警察是抗团成员,因单线联系,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便开出警车在英租界故意响笛巡逻,先行报警,使不少团员立刻隐蔽起来。但陈肇基、夏廼麒、吴莲顺、于学惠、王金栋当场被捕。后来,夏、吴、于的家中花了很多钱,才被释放。一九四○年二月李国材自重庆来天津,找到王宗钤说:重庆抗团总部派他来重建抗团,并和军统局天津站站长倪中立取得联系。这次重建组织后的分工是:总负责人李国材;组织干事兼学联工作王宗钤;行动干事赵尔仁,后是王刚(赵广禄);交通干事华道本。这时批准了一批新团员,还批准英工部局警察纪根阿、于培乐等为抗团成员,他们抗日十分积极,设法保护抗团人员。李国材这次来津主要目的是为了制裁裴级三,抗团干事多次侦查,得知裴级三时常出入吴泰勋家中(吴系东北军黑龙江督军吴俊升之子),有一次李国材与裴级三相遇,因李动作慌张,引起裴的警觉,不但未能制裁他,裴级三反而加紧对抗团的破坏。曾澈等被捕后,日伪特务跟踪侦缉抗团活动,团员徐德贞被敌特跟踪,在北京车站遭捕,在送往天津途中,她跳车逃跑,后转道去了重庆。一九四○年六月,在原《大公报》楼上,日伪特务逮捕王宗钤,王从后楼梯逃跑,经法租界华人巡官掩护得以逃脱,马上通知李国材、赵尔仁、华道本、刘蕴华,陈忆衡等安全转移。同年七月王宗钤由英工部局范懿贞护送至北戴河,住在英租界警务处处长、英人谭礼士别墅内暂避,然后乘开滦矿务局煤船到上海,再转香港与赵尔仁、赵广禄、戴淦、章葆娟、华道本、张杰等去重庆。这一恐怖时期,重庆抗团派王文诚(刘列)来津。他出于谨慎,未与李国材联系,不久去北京与李振英接上关系。王宗钤离津后,李国材被捕,李振英、刘洁、王文诚也相继被捕。李国材被日寇逼迫押送济南前去指认抗团团员的途中,乘机跳车逃走,当场被抓回就地枪决了,时年十九岁。李振英、刘洁被判无期徒刑,王文诚判十五年徒刑,均押在北京炮局监狱。一九四二年底,抗团大部分团员被捕。在日本宪兵队关押的女团员十人,我只知道部分人员的姓名,她们是华道永、杨庆余、刘钦兰、黄玲玉、雷呈、王菊青、康婉云。后来她们家中花了很多钱才被释放出来。抗团经过敌人的几次大迫害,骨干多被逮捕,活动被迫中止。祝宗梁还特地引用了当年日伪报刊上的报道。如1940年8月15日的《华北日报》和天津的《庸报》,标题是《北平恐怖分子全被肃清,重要人犯即将判处罪行》,其中称:“自去年以来,北平市内频频发生之暴杀,放火不法事件,经严密侦查,得悉以北京大学学生李振英(23岁)为团长,华北中学学生刘永康(18岁)为副团长组织的北平抗日杀奸团已于8月中旬将自团长以下全体50多名一起逮捕,引渡于日本宪兵队审讯……彼等组织以暗杀中日要人,破坏日本军及政府主要官厅重要建筑物,而图扰乱后方为目的。团员之大部分皆为大学,中学的学生,并有数名女性在内,其中最高年龄为20多岁,最小年龄为17岁,但就全部团员而论,则年龄以17、18岁者为多……。”祝宗梁说:“他们被捕后都关押在北平沙滩老北大校址的日本宪兵队,受尽酷刑。9月24日他们部分被解至日本华北驻屯军最高司令部军法会议的拘留所(位于北平炮局监狱东院日军监狱内)。11月24日被日寇军法会议判决:其中李振英、刘永康、叶于良被判无期徒刑。孟庆时十年。周庆涑、王文诚、纪澍仁、曹绍蕙(女)各五年。应绳厚、朱惠玲(女)各三年。纪凤彩(女)、王知勉、李澄溪、马普东、张家铮、王肇杭各一年。还有经各自家庭营救释放的有:郑统万、郑昆仑(女)、魏文昭(女)、魏文彦(女)、蒋淑英(女)、乐倩文(女)、屠珍(女)、龚肇机、缪达等人。被判刑的都被投入北平炮局子监狱西院的伪河北省第一监狱外寄人犯临时收容所。这是专为被判刑的抗日人士设立的机构,由日寇直接监管。他们一进所都被砸上脚镣。李振英因受刺激精神失常,狱吏残酷竟另加手铐,还与脚镣锁在一起,两天后才打开手铐。监狱的生活条件极差。医疗方面虽有中西医各一人,但有医无药,形同虚设。纪澍仁生病无药医治,逝于狱中,他时年仅18岁。其他人刑满的先后出狱,最晚的则在抗战胜利后1945年9月3日才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