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b2天堂视频

1949年的法国乡村,音乐家克莱门特(杰勒德•尊诺 饰)到了一间外号叫“塘低”的男子寄宿学校当助理教师。学校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是难缠的问题儿童,体罚在这里司空见惯,学校的校长(弗朗西斯•贝尔兰德 饰)只顾自己的前途,残暴高压。性格沉静的克莱门特尝试用自己的方法改善这种状况,他重新创作音乐作品,组织合唱团,决定用音乐的方法来打开学生们封闭的心灵。然而,事情并不顺利,克莱门特发现学生皮埃尔•莫安琦(尚•巴堤•莫里耶 饰)拥有非同一般的音乐天赋,但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他,性格异常敏感孤僻,怎样释放皮埃尔的音乐才能,让克莱门特头痛不已;同时,他与皮埃尔母亲的感情也渐渐微妙起来。©豆瓣

热播剧情片

b2天堂视频 热门推荐

法国电影的清醒——《放牛班的春天》全世界的电影,以及全世界的文化,都被美国好崃坞压的啜不过气,当中伤的最惨痛的是法国,这个西方的文化大国,曾经拯救过20世纪世界电影的法国,在20世纪末,就像被阉割,不停挣扎,或者模仿好莱坞,或者受美国情趣的影响,胃口被损害,吃什么都没有了滋味。上个世纪末对于法国电影是一个噩梦般的岁月。 大家更希望,法国电影有一个忽然的觉醒,走出好莱坞的阴影,如果这种希望总在不停闪烁,或者《放牛班的春天》就是其中很明亮的一个,当然,我们更希望这种明亮的希望,照亮法国电影的路途,走出属于法国文明的路来。 很喜欢那种凝重的格调,两个苍老的老人,用因为沧桑而平静的心情,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光。克莱门特去一所学校做学监,铁门里有一小男孩子,向外张望,克莱门特问:你在等谁啊?......可能这种情调在观众心目中既熟悉又新鲜,初进这个学校,俨然更像一鬼片的古堡,校长是一个贪婪、自私、刻薄的人,任意处罚学生,老师和学生几乎就是对垒的敌我,然而这个心中充满音乐的学监克莱门特的到来,将使所有这一切改变。 “我唱,你唱,他唱……影片《放牛班的春天》如一声响雷,让法国合唱事业如雨后春笋般地繁荣起来,时至今日,共汇集起几十万各个年龄段的合唱业余爱好者。”这是法国本土的一篇评论。 喜欢看法国电影的原因是因为他很温暖,就像法国美食一样有人情味。而美国好莱坞不同,他们总是随时随地把自己扮演成一个传教士,随时随地传播自己的价值观,俨然就是救世主的姿态,既然电影这种文化都变成了工业,可以想象这样的文化主导人类文明的一天,也是人类被机械洗脑的一天,连儿童都做作地用好莱坞表情吮吸乳汁,这样是不健康的。 题记:这个世界也许有卑微的人,但却没有卑微的情感 也许不会有人知道在法国某个小镇的郊外,通过一条幽长而宁静的梧桐树围成的小道,坐落着这样一个充满暴力,恐怖,严历制度的少年管制学校。这里住着一群不学无术,冷漠,野蛮无知的孩子。他们是使家长无奈,老师烦恼的问题少年。谁也不会在意这些尚未成熟的心灵中所怀揣着的天真烂漫的梦想:将军,热气球飞行员,建筑家……刻板的校长只能用“犯事的人,必定受罚”的准则加以暴力来惩罚他们。原任班主任束手无策,无奈调职,然而一个人公认为一事无成的马图来了,就这样放牛班的“小春天”在每个孩子的心田瑰丽而至。他们的梦想也逐渐开始萌发。 是的,是这样一个被世俗所公认的卑微的“失意的乐者,失业的教师”给“放牛班”带来了生机勃勃的“春意”。影片从顽皮的孩子那一庄一勰的嘻笑怒骂间折射出一颗身为教育者的马图的“善良、宽容、耐心”的心,他以跳动的音符驯服了一群如小野牛般的桀骜不逊的心灵,让他们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春天的气息…… 被剧情所牵动的同时,也可以从中体会到一些心理学知识…… 将这群问题少年集中强制关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一道道铁门禁锢着他们的心灵世界。从此只能看到高墙围着的四角的天空。感受不到爱和尊重,不许依恋。犯了事,只能用皮鞭和囚禁处理。尘封的心灵开始扭曲,在这里有以李基度为代表的攻击性强的儿童,他砸伤老麦;还有以皮比诺为代表的,由于失去双亲,缺少依恋而孤僻,甚至抑郁儿童;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让单亲妈妈头痛,对音乐极有天赋,但又自尊心十足,相当敏感的莫朗。 对李基度和丹东这样攻击性强的孩子。马图并没把他们交给校长体罚。他派李基度来照料因他而致伤的老麦。让他自己体验生命的脆弱,以及自己冲动行为的后果。“他是一个害羞的孩子,像我一样害羞,他已经知道他错了。”老麦以这样慈爱和宽容的方式感化了李基度,当李甚度像所有犯了错的孩子那样看着远去的老麦时,惊恐问马图:“他会死吗?”马图抚摩着他的头“不!医生会救他的,”用这样宽容的语气消除他内心的不安。 至于如丹东那样冥顽不化的少年,马图也极力挽回。当丹东受罚时,马图曾这样试图阻止“等一等,他是我唯一的低音!”…… 与攻击性行为相反,对幼小就缺少依恋而产生抑郁,甚至略显自避的皮比诺而言,马图则是像父亲一样去关爱他。他从不谈自己的理想,不唱歌。但却出乎意料地被选为合唱团副团长。让他逐步感受到集体活动的快乐,和爱心的力量,从而使皮比诺摆脱了不幸的阴影。 全片的焦点人物就是最后成为音乐家的莫朗。他曾被上界班主任称为“天使的面孔与魔鬼的心灵”。他是由单亲妈妈抚养的。与别的孩子不同,他更有自尊心,更敏感。马图体会到这位单身母亲的含辛茹苦,这个孩子的任性。一方面极力从“补牙”为幌子,用善意的谎言在母亲面前违护莫朗的自尊心,而另一方面则冒着处犯校长的危险将正在受罚的莫朗放出去,探望母亲,对他也极为信任。发现他的独唱天赋,又积极培养。特别是莫朗将墨水瓶投向他时,他依旧宽容地安慰这位失望的母亲。另一方面以取消莫朗的独唱资格使他明白: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必须先尊重别人。特别是为伯爵夫人演出的那一天,马图从新给予莫朗的充分肯定,最终感化了这头“小野牛”。 记得大一第一学期上刘铁芳老师的《教育原理》时,他特别强调“每个人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都应该得到尊重,存在就是有价值的”。马图在接受校长的任务时所提出的三个条件:第一,不体罚学生;第二,让我来处罚犯事的学生;第三,不要透露他们的名子。无一不体现了他对幼小心灵人性的关怀。 当马图听到淘气的孩子以嘲笑他的口气唱着那支“老秃头,老秃头……”时,马图并没生气,他曾在日记中这样记载:“我念念不忘那支歌,唱得差,但毕竟还是在唱歌,”于是他运用音乐活动为主要手段,来调整孩子们的不良心理素质。每一个音符宛如一个个鲜活的精灵“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最终实现了心灵的转向,在林崇德主编的《发展心理学》就提及,如果儿童的记忆伴随情绪情感过程,则记忆最为深刻,组织合唱团,就是一个小活动,在活动和游戏中,使孩子们心灵澄清,这种纠正与教育的模式很注重体会,亲身体会已不再是简单的认知水平,带有情绪情感过程,这样可以使孩子们留下最深刻的烙印。 怀着对已逝岁月的缅怀,聆听着如天籁般悠扬的歌声,当灵动的音符触动到心灵的深处。忽然想到美国的诗人爱默生曾说过:“这个世界最动听的是还未唱出来的歌。”是的也许无论一个人卑微与否,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可以有美好的情感…… 于是,我也写下了心中的歌…… 春天像短暂停驻的候鸟 忽然飞走了 难道什么都没留下 花落下来的时候,我们开始一起歌唱 花不再落下来的时候,我们还要继续歌唱 没有一朵云想和他一起回家 他也不敢问它们为什么 在四季的风中 他俨然一个信徒 一路飞扬 一路有梦想相伴 注定不会寻常 他再也不会是寂寞的歌者!遇到是种幸福——《放牛班的春天》 温度已经开始变得很低,南方的潮湿空气更是让寒意渗入肌肤,而我却在这样的寒夜被刀子拉到街边的排档吃宵夜。一桌坐着的都是他初中时的狐朋狗友,烧鹅、萝卜还有三毛,他们每一位都是从工读学校毕业的。 在那个时候被送去工读学校的都是问题学生,我们都这么定义学校里的那帮不安生的学生们。在很多年后我和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从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到了最初的张狂,只剩下被生活蹉跎的无奈,只有偶然聊到当年学生时期的威风时才又显露难得的意气风发。生活或者社会让每个人似乎都没有太好的光景,如果可以也只是搞个小生意了以渡日,更谈不上人生的功成名就了,就象是被遗忘在北风之中。 我给每个人点上一支烟,微光照亮着每张风尘的脸庞,心想着这便是实在的生活,而那只是美丽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感动了大多数人,因为这就是电影艺术的魅力,好电影就是能让人感动,因为电影里面有我们在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比如一个能为你人生指引的老师或者是一个伯乐。 克蒙特是一个秃顶的老师,他其貌不扬,但人倒是不坏。他服从制度,但能在制度下尽自己所能为孩子干点事情。他喜欢音乐,于是他便开始用音乐来教化那些问题少年们,艺术的确有其自身的魅力,但尊重同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这样一个号称“池塘底部”的寄宿学校,他以其温和的作风改变着什么,让整座学校的师生之间的对立缓缓消散,除了那个刻板的校长,但在某一刻他那冷酷僵死的心何尝没有松动过呢?这样的寄宿学校也就是我们中国的工读学校,同样装满了大群的问题孩子,但在电影里我看到了那个温情的克蒙特,在身边看到的是这几张在工读学校中不曾遇到过克蒙特的脸。 伯乐不是每个人都遇得到的,老师也不是每一个都是伟大的。 这是生活告诉我们的,这样的工读学校寄宿学校到处都有,这样的问题孩子到处都是,但是这样的学校里可能更多的是对问题学生天生厌恶的老师,而很少有克蒙特出现。所以我们会感动,我们会被《放牛班的春天》感动,因为他给了一个现实中不容易得到的感动,让我们在现实中失落的心灵在观赏影片时得以抚慰。 用爱心可以试着感化迷失的羔羊,否则只能驱使迷失的羔羊步入极端,那个被冤枉的孩子蒙丹最终用同样极端的方式来回赠给寄宿学校。毁损的不止是校舍,还有那个孩子早已残缺的心灵,这便是以暴制暴的结果。克蒙特不是圣人,他无力坚持自我的真理,他只是一个不成功的小人物,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当他矮小的背影转身离去,我们何尝没有一份无奈的苍凉。 雅克贝汉这个大名鼎鼎的名字,这个在演员和导演双重身份上都取得杰出成绩的人,他让《放牛班的春天》几乎成为了又一部《天堂电影院》,同样在两部影片中担当着制片人,又同样在两部影片一个几乎相同的开篇中饰演了一位回忆者的角色,《放牛班的春天》中的音乐家,《天堂电影院》中的导演。但是由于有《天堂电影院》这样珠玉在前,难免让《放牛班的春天》这样一部不错的电影留下暗伤,与经典失之交臂。同样个人以为影片仍然在某些方面存在着不足,主要在于学生们对克蒙特老师的情感宣染是很不够的,特别是作为莫杭治而言,他的人生因为克蒙特而改变,却似乎一直对于他和克蒙特老师的相互情感着墨太少。 关于师生关系的电影历来让人感动,不论是《心灵捕手》、《死亡诗社》、《生命因你而动听》皆是如此,既使如搞笑的《摇滚校园》也能让人为之动情。但法国电影就是如此与美国电影不同,他的煽情总是在平淡中积蓄,在最未处让一切升华,在落幕后尚能令人气息不平。而《放牛班的春天》也的确能做到这一点。 电影是浪漫的,是理想化的,但是却是受欢迎的。 因为每一位孩子都渴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遇见这样一位老师,这样一位给自己最多帮助的人。能够遇上便是一种幸福,尽管这种幸福在现实中显得这样的奢侈,但是我们仍然会渴求得到。



放牛班的春天人物分析

爱的奇效——观看《放牛班的春天》有感也许没有人会知道,在法国某个小镇的郊外,通过一条幽静而长...